地址:四川成都温江国家海峡两岸科技产业开发园
           蓉台大道北二段123号
电话:(028)82633801/ 82633802
传真:(028)82633079
邮编:611130

网监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第二分公司  蜀ICP备05009926号Copyright © 2014 dadicor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约定?伙伴?风景——铭记一段旅程

日期
2018年10月26日 13:51
浏览量

日前,喻麟在微信中分享《多去旅行,少去旅游》一文。文中说:旅行是一种体验和感悟的过程。体验自然,感悟人生,不惧怕遭遇雨雪风霜和艰难险阻,把一切都视为人生的一种经历,一种体验。席慕容说,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你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旅行不是从一个点到另外一个点。对我来说,旅行是一种收获。

踏上呼伦贝尔草原后,一股巨大的张力向我扑面而来……

 

 

几次约定

 

我出生在辽宁省康平县,一个山坳之隔,便是赤峰草原,这是我最早的关于草原的记忆,即便几十年过去了,今天想起来依然如在眼前。父亲曾·对我说过,赤峰草原再朝北走,是呼伦贝尔草原,那是中国最好的草原。

 

6岁那年,应国家“三线建设”的需要,我们举家迁入四川,高中毕业遇上“上山下乡”,恢复高考后考上四川农学院,毕业后分配在四川省粮食局,改革开放春风的吹拂下下海经商,呼伦贝尔草原并没有成为岁月浩荡中的一抹轻烟。

 

最近一次走进内蒙,还要追溯到2005年的4月,正值我经营的企业——大帝汉克在海峡两岸科技产业开发园建设新厂房,为了学习国内优秀企业的厂房建设经验,我和赵剑萍前往参观呼和浩特参观蒙牛和伊利的工厂,那次行程十分紧张,参观完两家工厂后便匆匆回到公司投入生产车间建设。与呼伦贝尔草原擦肩而过,委实有点遗憾。

 

深圳比利美英伟的李职董事长,比我大一轮,他是新中国第一代养猪人、新中国100位养猪科学家,工作占去了他的大部分时间,但他的心中,也一直飘荡着呼伦贝尔草原的清香。七月他来到成都出差时,李总说,我们都是凌晨出生的“鸡”,是“苦命鸡”,终日觅食的命运也需要偶尔的云淡风轻,我们有了一个相约草原的约定。

 

8月份,李总先到四川考察,专程来到公司,从实验基地规划、母猪发情调节、哺乳母猪采食量调节等方面对正在扩建中的公司动物实验基地对我们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指导。离开大帝汉克后,他继续在四川考察,后又去山东继续考察当地养猪业。他在四川期间,我在广东,离开广东后,我又到河南、山东,这样,我们在济南“胜利会师”,几次约定后,我们共同开启了呼伦贝尔之旅。

 

 

几个伙伴

 

“我曾在远方把你眺望/我曾在梦乡把你亲近/ 我曾默默为你祈祷/ 我曾深深为你牵魂……”

 

在多年经营企业的过程中,出差或者旅行,我总是结伴而行,可以和旅途中的伙伴分享交流,既身心愉悦,又容易敞开心扉,增进情谊。我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结伴而行中结识了许多的知已,也在结伴中快速地成长。

 

同行的河南川府饲料的赵炳宜总经理、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黄淑梅老师,早已是我的知己。司机是黄淑梅学院的两位体育老师。炳宜与我相识、相知多年,专程从郑州飞到北京,从北京飞到海拉尔,与我们汇合。她才思敏捷、温文尔雅,她在飞机上给即将赴美学习的赵剑萍洋洋洒洒地手写一封长信,令我自叹不如又感动不已。与淑梅相识,是在2009年7月12日从北京飞往温哥华的班机上,她出生于内蒙古乌兰浩特,后来去UBC大学声乐歌剧系进修,我曾专程去欣赏她在美国的汇报音乐会。音乐会上,她特地演唱了一首鄂尔多斯民歌《黑缎子坎肩》,至今让我印象十分深刻。

 

8月15日,到达呼伦贝尔时,已经是18:00。虽是初秋,但热气未消。一出机场,公司业务员周长军、吴洪福已站在大厅门口等候了2个多小时。

 

当天晚上,我们扎营呼伦贝尔,吃当地的手扒羊肉,当地人说,草原上的羊肉更肥更嫩,晚饭后看敖鲁古雅舞台剧,很精彩地展现了草原牧民生活。

 

回到宾馆,《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旋律再次在我的耳旁响起,我轻轻的哼唱,哼着哼着,睡着了。

 

 

几处风景

 

8月16日早上9点,一行9人,从宾馆出发到陈旗大草原。陈旗的全称为陈巴尔虎旗,是著名的呼伦贝尔草原牧区四旗之一。从海拉尔到陈旗,仅有几公里,前往草原的路上,黄淑梅清唱《呼伦贝尔大草原》,美妙的歌声在草原上飘扬,没有剧场里荡气回肠,多却一份辽远的清幽,身临其境地听这首歌曲,感觉妙不可言。

 

8月是呼伦贝尔草原旅游的最佳时节,可惜我们上午经过的路段草长得不太好,有些发黄,中午到牧民家中吃饭,尝到了正宗的草原手扒羊肉。牧民告诉我们这个时节受益于水草丰美,羊肉最美味。手扒羊肉是蒙古族的经典菜式,白水煮的带骨头的大块羊肉,肉质细嫩,一手拿捏着,另外一只手用蒙古刀切割着吃。当地制作的辣椒酱和着韭菜花成了绝佳的调料,和着奶茶,鲜香可口,我们纷纷大快朵颐。

 

在牧民家吃过午饭,我们乘车前往额尔古纳。沿途风景,美不胜收。车停在路边,我们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下车的一刹那,黄淑梅的儿子就迫不及待地像只回归草原的小马一样飞奔起来,转瞬间消失在草丛里。我们9人,徒步草原。草原辽阔,一马平川,远处的草原与碧空连接在一起,成群的牛羊,起伏的蒙古包,天上朵朵白云,散落在草丛之中,散落在天际。

 

位于大兴安岭西北侧,额尔古纳河东岸的额尔古纳河湿地,因其保存完整、物种丰富,被誉为“亚洲第一湿地”。进入湿地,额尔古纳河绵延远方,与海拉尔河纵横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大片滩涂。河的对岸,是俄罗斯领土,站在河边久久凝视,虽一河相隔,却风景毫无二致,我不禁感叹自然和谐之美。

 

适逢草原别样的雨景。上午还是艳阳天,火辣辣的太阳晒得睁不开眼,踏进湿地不久便被雨淋。远处的雨雾越来越近,挡不住草原的美丽。

 

8月17日,从满洲里出发,到了巴尔虎左旗,当地人称为东旗。在东旗,我们又进行了数十公里的草原徒步。告别东旗,回到额尔古纳河湿地。

 

 

几许铭记

 

8月14日晚-18日晚,难忘的5日4夜,从结伴开始,构成了这段难忘的呼伦贝尔草原之旅,这也是我人生中一次难忘而有意义的一次。这段旅程,在愉悦的分享中拥有了精神、智慧和道德的力量,让我们每个人都有了行者的快乐。

于我人生之中,这仅仅是旅行中的一小段。旅行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说走就想走的事,因为在旅行中,除了快乐自己、快乐朋友外,我始终坚持是否能够拥有更宽广的视野,永远探索新知。

 

同行的李职董事长、赵炳宜总经理亦是如此。我们都共同经历过“上山下乡”那段艰苦的岁月。在中国饲料工业方兴未艾之时,我们共同选择了创业。一路上,讲到我们这一代人的创业艰辛时,大家产生强烈的共鸣。

 

我们在旅行途中不仅欣赏草原风景、品尝草原美食,更关注当地的畜牧业发展。每到一处,这是必做的“功课”。

 

8月17日,我们约见了东旗畜牧局局长,他向我们介绍了当地畜牧业的发展情况,2013年,新巴尔虎左旗牧业年度牲畜存栏达137.8万头(只),同比下降5.4%。其中大畜198067头,增长2.4%;小畜1177522只,下降6.7%;生猪2043口,增长70%。为什么会出现下降的情景?局长认为和营养有关,冬季雪天草饲不够,交通不便,牛羊缺粮草,营养跟不上,极容易病死冻死。牛犊、羊羔生下来后因为饲料的营养不足,很容易生病以至于死亡。

 

李职董事长认为加强精补饲料的供给,饲料企业应该主动承担起责任。不仅仅是陈旗,就全国范围而言,反刍动物的营养研究还有很大的空间。而对于饲料企业而言,从经营战略上讲,中国饲料工业经过近十年的高速成长,去年首次出现下降,但猪料和反刍动物饲料均保持了快速增长,从量上看,还有很大的增大空间。目前,因受制于养殖规模、饲养技术、病害防治,反刍动物未来的发展空间巨大。过去几年,大帝汉克开发出反刍动物调味剂,在东北地区有较好的反响。如何提升我们的产品和技术创新水平,反刍动物的采食调控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结伴而行,让我走得更快乐,也走得更远。对于我们这一代饲料人而言,旅行仅仅是生活中的片段,工作和事业才是永恒的主旋律。呼伦贝尔之行一结束,我和李职董事长、赵炳宜总经理便直飞哈尔滨,马不停蹄地拜访当地的饲料企业和养殖户。我们都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旅行时间。我是如此,结伴之行人亦是如此,李职董事长在旅行途中有感而发,写了一首歌词,黄淑梅正在谱曲。

 

呼伦贝尔,你令我醉了

自从听过你那呼伦贝尔的歌,

日思梦想,就要与你一見,

如今站在这草原上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与兰天接壤

一望无际的草原是绿浪翻滚的海洋

天上白云朵朵倒映在草原上的是一群群的绵羊

草原上鲜花簇簇是阳光普照的草原献给游人美好的祝愿

山坡那边传来呼麦声声

(呼……啊……)

盛装的蒙族小伙象天兵神将下下凡间骑着马儿去迎亲

山坡下面仙女般的姑娘唱着婉啭入云的长调花腔

美丽的草原幸福的生活

(哈……依……啊啊……)

呼伦贝尔,你令我醉了……醉了……

(本文作者系betway必威娱乐官网 总经理李小兵,作于2014年9月,版权所有,分享或转载请标明出处)